金沙娱app下载9570-官方入口

Follow us

庆祝党的百年生日献词

作者 石烁 , | 来源 交通规划设计一院 , | 2021-07-02 08:57:37 | 阅读数:1025
内容提要:月色如水,温婉而柔媚。茫茫夜空中,无数璀璨的星光交织成片,似那万家灯火,萤萤闪闪,明灭辉映,成为这浩淼的宇宙中最别样的点缀。街上依然车水马龙,汽车的鸣笛,变幻的霓虹,与远方绚烂通明的高楼广宇融合成一片

月色如水,温婉而柔媚。茫茫夜空中,无数璀璨的星光交织成片,似那万家灯火,萤萤闪闪,明灭辉映,成为这浩淼的宇宙中最别样的点缀。街上依然车水马龙,汽车的鸣笛,变幻的霓虹,与远方绚烂通明的高楼广宇融合成一片辉煌而模糊的色彩,夺目而虚幻。虽然早已不是凛冬,却依然有一丝萧索的寒意。我不禁打了个寒颤,抬头望着夜空,任凭思绪顺着那星光,穿透时空的壁垒,飘向曾经那段苦难而燃血的岁月。

同样是在这片星空之下,一百年前的世间远没有如今这般喧嚣繁华。黑夜仿佛永远笼罩着这片大地,寒冷而深邃,而深邃中却似更有骇浪起落。

那是辛酉年间的盛夏时节,当初袁世凯打着加强国防的名义训练的各派新军,已纷纷化作林立的军阀。复辟帝制、承认二十一条等一系列操作让人们对这个国家政权已失望透顶。大部分人们在贫困中麻木地苟活着,也有无数国人正在尝试各类救国的方法。1921年7月底,从上海到嘉兴,再从狮子汇渡口到湖心岛,在那艘游船一路的颠沛中,宣告了一个新政党的诞生。 那时不会有人意识到,这是以后改变中国命运乃至世界进程的一个伟大的开端,因为在当时,他们只是那些数不尽的寻求变革的各路人士中不甚起眼的一群青年。

中共一大召开的时候,有李达、张国焘、毛泽东、董必武、周佛海、包惠僧等十二人参加,他们的这场革命的旅途注定不会平坦。这一路,有人叛变投敌,有人壮烈牺牲,有人迷途知返。从那条小船上一直坚定不移地走到新中国成立的人,只有两个。在中国共产党艰辛拼搏的漫漫时光里,这只是一个缩影。

中国共产党成立之初,在陈独秀等人的号召下,很快吸纳了一批朝气蓬勃的青年才俊,当时这些充满志向的年轻人并不了解加入共产党意味着什么,在数年之后,蒋介石给出了他们答案。当国共合作取得了国民革命一系列胜利的同时,随着孙逸仙的故去,国民党内部逐渐分化。右翼势力在新军阀和大资本家支持下,与合法选出的汉口政府宣告决裂,并在1927年的“4·12”事件中用屠刀告诉世人,成为一名共产党人的下场。

托洛茨基的规劝未能挽救当时大部分中国共产党人的命运。在共产国际错误路线的影响下,大批党员悲壮牺牲。而不久南昌起义和广州起义的相继失利更是让诸多爱国人士的心头阴云密布。无数仁人志士为之奋斗牺牲的大革命,就这样失败了?

然而此时,在湘赣相接的那片贫瘠的土地上,有那样一个人,他没有刻意追求人人奉为圭臬的城市斗争主流路线,却在井冈山开创出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创建了一只工农联盟的革命军。在以后的革命岁月中,这只革命军经历了三湾改编、古田会议、五次反围剿、遵义会议、万里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最终浴火重生,成为一只纪律严明、无畏艰苦、所向披靡的伟大部队。这道植根于农民、依托于群众的火种,终将势盖天地,燎原神州。

共产党给旧时代的中国注入一丝生机,但纵观整个民国时代的中国,却是饿殍盈世,满目疮痍。

提起民国时期,不少人脑海便浮现出影视中上海滩灯红酒绿、歌舞升平的浮华场景。在当时紫禁城的围墙之中,生活优裕的外国人同样可以喝着威士忌,打着马球欣赏着河畔新生垂柳的婀娜多姿。然而,在那片租界、那段城墙之外,还有着一个苦难、贫穷、饱受侵略者蹂躏的中国。

那里没有莺歌燕舞,没有金碧辉煌,只有将赈灾的银钱大肆贪墨的官僚和强迫百姓拿最肥沃土地种植鸦片的军阀。如果地狱真的存在,可能便在那里,而传说中的地狱与之相比,也许更像天堂。

1920-21年华北四省区大饥荒,饿死千万人,数千万人流离失所;1925年川黔湘鄂赣五省大饥荒,无数人死于非命;1928-1930年北方八省大饥荒,旱、蝗、风、雪、雹、水、疫并发,超千万人毙命,无数人沦为灾民,陕西七成人口受难;1936-37年川甘大饥荒,3700万人受灾。1942年中原饥荒,仅河南一省饿死三百万人,流民无数,在贩卖人口已成常态的旧社会,妇女壮丁售价不及平时十分之一……

司徒雷登曾统计,49年之前中国每年至少有数百万死于非命。而在粉饰太平的国民党占区,任何人只要称呼一句“共产党”而不是“共匪”就有可能因通共的罪名毙命。残酷的统治者对代表人民和民族根本利益的那些红军战士恨之入骨,对日军的侵略却视若无睹。如果不是扭转局势的西安事变,中国很因可能更多的土地沦丧而陷入更残酷的斗争环境。在1941年,蒋介石手握几百万军队,他因同时受美英苏和德意日两边阵营拉拢得以待价而沽,得意洋洋,不顾信义悍然发动皖南事变,共产党腹背受敌,损失惨重,抗战的前途更加暗淡迷茫。
    共产党物资短缺,武器落后,更没有可以支撑战争的工业基础,但冒死采访延安的美国记者斯诺惊奇的发现,这帮土里土气的战士对北上抗日却充满着乐观的信心,他们对牺牲毫无畏惧,对共产主义的信仰坚定不移。他们是真的相信自己会第一时间上战场并会取得最终的胜利。最让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些人们并不是盲目的自信,他们对国际形势的了解居然比自己这个周游过各国的外国记者还要熟悉,这颠覆了斯诺的认知。他随后写出的那本后来震撼世界的《红星照耀中国》,让当时身处黑暗之中的中国人民看到了一束光。正是这束光,点燃了中国,照亮了世界。
    1949年天安门城楼的那声“中国人民站起来了!”饱含了多少革命烈士用鲜血谱写的夙愿?不信邪的美国想象着当年战力低弱的国军形象,无视中国的警告,嘲弄着心中这群“东亚病夫”,直到最后他们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失败?他们不明白是什么支撑着三所里那穿山越岭,在14小时内用脚底行军70余公里的万岁军?是什么塑造了长津湖直至最后一口气,枪杆依然紧紧握在手中的冰雕连?为什么会有战斗到最后选择与敌俱亡的杨根思?为什么会有胸口被打穿,拼尽最后的力气也要堵在枪眼上的黄继光?

这是共产党对国家和人民的热爱,对共产主义执着坚定的信念,正是这份热爱与信仰,让我们的英雄可以无畏饥饿严寒,一口炒面一口雪,让我们的烈士为了保家卫国宁愿鲜血流干、静静躺在异国他乡的荒土上,让我们的领袖可以强忍爱子牺牲之痛,却因对民族未来的担忧而哭得老泪纵横,肝肠寸断。

这份沉甸甸的热爱,美国无法理解,只能将共产主义视作洪水猛兽。他们惊恐地认为共产党掌握了给人洗脑的黑科技,CIA还专门为此实施了令人啼笑皆非的蓝鸟计划,研究吐真剂等药物对人的洗脑效果,最终沦为时代的笑柄。
    可令人遗憾的是,多年来在西方潜移默化的文化侵略下,我们中的很多人也渐渐丧失了对领袖、对英雄的认同和敬仰,甚至对他们事迹表示着肤浅的怀疑。也许在我们嘲笑这些先烈的同时,那些矗立在云端的英灵,也在冷冷地注视着我们的麻木与鄙陋。
    正如歌中唱道的,“我们战胜了多少苦难,才得到今天的解放!”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些英雄的事迹与我们渐行渐远,但那份精神却永留心间。

弹指间,百年已过。在这波澜壮阔的一个世纪中,共产党战胜了一次又一次的磨难,在历史的答卷上挥毫泼墨,取得了伟大的成就。但这并不是结束,未来的担子依然很重。近到如何解决当下种种国内问题、如何在严峻的国际格局中纵横捭阖,远到如何跳脱于历史周期律的束缚、如何带领中华民族重新腾飞于世界——都是对党巨大的考验,但同时也是向世界证明的机会。

让中华民族重新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是数代百年无数国人的梦想。满清没有做到,北洋政府没有做到,国民党无法做到,最后只有共产党做到了。中国人民在党的领导下,一步一个脚印,不畏外敌,甘于奉献,全力建设,开拓创新,让全世界看到了中国崭新的面貌。而这个民族想要继续进步并再次腾飞,比起索尔仁尼琴那样的“良心批评家”,我们更需要钱学森,更需要袁隆平,更需要焦裕禄,更需要千千万万的共产主义接班人,用自己的双手,缔造未来。

值此百年诞辰之际,谨以此文献给伟大而光辉的中国共产党,祝党生日快乐,愿之不忘初心,续写辉煌!

fileUpload.jpg


tag: | ,

推荐新闻